傲世皇朝主管-总部电话:xxxxx 黄经理-波哥棋牌

傲世皇朝主管

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3778270221
  • 博文数量: 38788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9-19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34690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31019)

2014年(51669)

2013年(27780)

2012年(80500)

订阅

分类: 新浪内蒙古(包新闻源收录)

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

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

阅读(70068) | 评论(12487) | 转发(31877) |

上一篇:傲世皇朝玩法

下一篇:傲世皇朝网站
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陈怡2018-09-19

杜浩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
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,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

雍晶09-19

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,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

任苗09-19

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,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

周钰雯09-19

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,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

薛星山09-19

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,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

蒋敏09-19

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,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  卡迪亮脸上充满了自信,冷笑道:“长阳翔天,刚刚可是你亲口说要让我十招的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