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世皇朝地址-总部电话:xxxxx 黄经理-波哥棋牌

傲世皇朝地址

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9409680399
  • 博文数量: 67528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0-16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57266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93884)

2014年(63142)

2013年(50727)

2012年(58169)

订阅

分类: 淄博之窗

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

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,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  碧云天微微点头,道: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”随你目光看向剑尘,生出一声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尘的脑袋,柔声道:“翔儿啊,你也不用难过了,你二姑姑说得对,虽然你无法修炼圣力,但是你有一颗聪明的头脑,在其他地方,说不定还有非常出色的成就呢。”。

阅读(90387) | 评论(38660) | 转发(72789) |

上一篇:傲世皇朝赔率

下一篇:傲世皇朝
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杨金平2018-10-16

张宇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

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,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

林峰10-16

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,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

任婷10-16

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,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

王宇10-16

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,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

任静10-16

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,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

李雨露10-16

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,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  剑尘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抬起头来,只见手掌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二十岁的贵族子弟,身穿学校统一的服饰,而在少年的身后,看上去大约就十七八岁样子的一男一女,脸上充满了傲气。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